当前位置:空姐生活

南航新疆公司空姐日记:当你的耳朵挂上耳机

来源:  作者:本站

  本网讯 (通讯员:侯洁) 当你耳朵上挂着耳机,眼神变得忧郁,每一个动作都伴随着喜爱的音乐,是否觉得生活在电影里,而你,正是其中的主角抑或注视着故事发生的不起眼的人物。

  于是随着耳边的轻重缓急,你变换着心情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你在表达着什么的同时又在掩饰着什么,你不愿别人看到你自己也不愿看到的那个真我。实际上谁能分辨出真我?就连自己。

  当生活爱上电影,生活在电影里,你可以认为别人是自己也可以认为自己是别人,开朗外表下封闭的心灵与沉默禁锢的热情有时你自己也没发现……

  在我上大学以后最忧郁沉闷情绪低落的时候我重新开始写日记(其实也就写了2-3篇),现在看来稍显矫情的文字却在当时是最真实的表现。那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记得我在给同学的信里说:“我一直高兴自己善于调整情绪,但这次…”谁知那竟是个比我还多愁善感的主儿,许久,回了一篇美文,形散神也散,我的情绪也随之彻底坠入波谷。都怪高中班主任把大学吹得太好,也怪自己漫画看的太多,真的来了,看着那些梦样的想象像太阳底下的肥皂泡升高,飞远,消失,我跳,伸手去抓,再一撒手,手心里什么也没留下,我就连喘气的力气都没了。那时候上网要排一小时的队,看《碟中谍2》要先到报告厅占座,在宿舍里如果摘下耳机就是一片安静,“日子平静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活着”(摘自当时书信),我听madonna的bedtime story,听bad girl,想mtv里的那个天使,坐在屋檐上,路灯上,静静的注视凡间的一切,注视那个主角……有感而发。

  时过境迁,当初的日记本情急之下把前几页裁掉做了有机化学课堂笔记,几页日记为免被人发现垫了抽屉底,青涩苹果一样的日子和有点阴霾有点湿润有点水磨丹青色的淡淡哀愁也被我随风丢掉了。直到那天看《生活在别处》,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个诗人!oh!真是生不逢时,要我早生几世纪,这话就是我先说的,哪轮得到阿瑟兰波(虽然Leonardo把他演的很吸引人)。可是渐渐的,似懂非懂的,又发现,原来有不同,很有不同,人家是进取,我是逃避,人家是主张变革的法家,我是无为自化的道家,人家的“生活”是名词,我的是动词……天啦,我faint!----这也叫什么什么之妙吧。

  不过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我到底该怎样生活,也许就像是kundera所说的那样,这就是青春的特色,对一个充满憧憬的热血青年来说,周围是没有生活的,真正的生活总是在别处。于是我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去实现理想,可是那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做出多大的牺牲,也许我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呢……这样患得患失的我,好烦,思路乱了,眼睛迷茫了,就在这时,耳边有音乐响了,眼前有屏幕亮了,生活在电影里,嘿嘿,我的庆幸!也许很久很久过去了,我们都脱离了浪漫,融入了生活,遗忘了来自片片电影片段的回忆,我们忘记了那童真般的年代……
上一页12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热点关注
随机推荐
栏目列表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